今天是:
你的位置: 首页 > 校友会 > 校友文集 > 我在东中的平凡故事:自由和无用,自律和有效
我在东中的平凡故事:自由和无用,自律和有效
2017-12-14 22:20:42   来源:校友会    点击:
分享到:   
    人生最难忘的一段是青春时光,尤其难忘的是青少年时的成长岁月。
    1984年9月,我考上梅县东山中学高中部就读。东中是叶剑英元帅的母校,在80年代是全国16所重点中学之一,每年从中心城区梅城招一部分学生,从梅州各个县各招20人左右的学生,在我那一届共300多名学子。
    东中3年,我度过了人生最重要的青春期,在此期间经历的生活,受到的教育,取得的成绩,结下的友谊,奠定了我的人生格局的基础。自从毕业离开母校后,一晃又经过了30年的蹉跎岁月,在某些时刻往事片段会被倏然触动然后在脑海里萦绕;一些启迪我人生智慧的场景,已成为永远抹不去的记忆。
    让我特别感激母校的,不是因为我在那里考上了什么大学,而是因为我在那里曾经比较自由地生长,锻炼了一定的运动能力、独处能力、自觉学习能力。假如当初我考上的是其他什么大学什么专业,人生的风景当然会大有不同,或许更顺利,或许更糟糕,但其实都无所谓,因为无论我去往何处,在东中读书成长打下的基础早已决定了我后来“斜杠”人生的基调,其滋长的能量伴随我一生用之不竭。
    新的学校新的家
    东中是读书的地方,也是新的家。
    踏入东中,是我长大后第一次离家读书,第一次到学校内宿。
    从我家到东中,先要坐车16公里到县城,然后再坐80多公里大巴车到地级市中心梅城。我到东中的第一天报到,是一个在梅城工作的亲戚陪着去的,一切很顺利。
    刚进校园,很快我就感受到了东中的亮点。在开学典礼上,有好多同学上台表演唱歌等节目,我第一次听到了《龙的传人》、《我的中国心》、《我们拥有一个名字叫中国》等新歌,这些节目让来自山区小镇中学的我觉得耳目一新,内心震撼、兴奋不已。一场有歌曲音乐的典礼活动,让我和学校迅速拉近了距离。在后来的岁月中,我在听歌唱歌时偶尔就会想起这美妙的一天和当初那种兴奋幸福的感觉。
    歌曲音乐常常有这样一种魔力,你在某段时光听过的歌,在多年后再听时突然就会还原出你旧时的心情,令人感怀。
    一个月后的国庆节放假,我迫不及待地坐车回了老家县城,来回车票的费用以当时的生活水平来说还是挺高的,后来高二、高三的国庆就没再回家。虽然平生第一次离家才一个月,但觉得好像已过了很久,当我回到县城坐在汽车站的椅子上时,仔细打量着熟悉的环境,内心是激动莫名的,像是出了一趟国回来了,又感觉像是从梦里回到了现实。
    一场比赛和两种人生
    高一时,一次体育课上男同学踢足球,见无人守门我自告奋勇,虽然我不太会用手接球但出击意识较好而力保大门不失。接下来年级足球比赛时,班里一个球踢得较好的同学力荐我为守门员,我推辞不过勉强答应。那时大家都在说年级里(3)班的足球水平非常厉害,我班的第一场比赛就会碰到(3)班,输了就被淘汰。体育老师对这场比赛非常重视,而我们班也有一个足球猛将ZHANGJI,所以老师希望我们(2)班能创造奇迹。我感觉老师和我班同学对这场比赛的重视态度就像要为国争光一样。
    比赛那天,平生第一次参加正式足球比赛的我内心还是有些紧张的。开场一段时间双方互有攻守场面平稳,后来对方前锋来了一脚远射,球应该是偏离球门右上角大约一米远的,弹跳力一向不错的我高高跃起用手碰了下,哇靠,我进球啦!!僵局瞬间被打破了!场外看球的同学一片哗然。多年以后,有时回忆起这个诡异的时刻,我觉得把球挡进门里的不是我,而是“上帝之手”。不信你问球王马拉多拉,他也碰到过,只不过我的“上帝”比他的更有大爱一点,把胜利让给对方。
    上半场后段又丢了一个球。你们体会过从自家球门往外捡球的痛苦嘛?哦没有,那看看我吧,Too Young 就不再Too Simple。守门员真是一个需要无比强大内心的职业,尤其是我大中国的守门员。到了下半场,原来力荐我守门的同学和我互换角色,即他守门我打后卫;2球在手的(3)班队员毫无压力对我方轮番狂轰滥炸,浪费了很多机会,有一次球还打在禁区内的我手上,担任裁判的体育老师网开一面没判点球;靠着老师的一点关照,或许还有(3)班队员故意浪射的恻隐之心,我们下半场艰难地坚持到结束没再丢更多球。不是冤家不聚头,高二分班时,我被分到了老(3)班跟几个足球天才小子一起同班到毕业,并结下了一生的同学友谊。
    赛后那天晚上,我去澡堂排队接水洗澡,遇到了班上一个L同学。L同学笑着奚落我“李朝晖你这么shi的!”,内心不安的我被再浇上一盆冷水,一时无言以对,心里也有些不服。后来,体育老师也在比赛后的第一节体育课上批评说“你们班的守门员太ci了!”后来L同学和我同了3年班,好像他除了用功读书也不太跟同学来往,我则比较贪玩所以很少注意他,偶尔遇到还是会礼貌性地打招呼,但内心是不太喜欢他的。这件事情对我造成的心里阴影现在想来应该不算很大,虽然当时觉得挺丢人的,但另一方面又让我的心理承受能力变强了些。
    大学毕业很多年后参加高中全班聚会时,我才听说那位L同学在重点大学毕业后分配到了珠三角一个工厂,但由于性格的原因很快被工厂辞退,后来精神就变得不太正常只能呆在老家由家人照顾。他的遭遇我们很同情,其实班上的同学都真心希望他正常回到我们这个毕业后愈来愈温暖的班集体里。
    我的另一位同班了3年的同学LING班长,高中3年我和他关系一直比较好,而且他大我一岁,我感觉他对我说话时常常让我觉得像自己的兄长一样。毕业多年后聚会,我们聊起高一的事情,他说当时他觉得我很有勇气很值得学习。这位同学今天事业有成,是一个民营企业主。
    初生牛犊无知无畏
    很快,我在高一体育课上又有了一次我自认为的小小出彩!
    班里第一次长跑测试,第一是班里的球星ZHANG,他经常踢球体力好跑得快毋容置疑;第二是班里的QIU也理所当然,他高个大长腿,也爱踢球;第三就是我。初中的时候我虽然也好动灵活打乒乓球玩双杠都不输于大部分同学,但初三唯一一次班里长跑测试我是补考了一次的。所以来到东中得到班里第三的长跑成绩让我有些意外,当时我心想是不是东中的学生用功学习干活少,所以体育没有我初中的同学好。
    学校举行校运会时,我积极响应为班争光的号召报了800米跑,然而我除了有时下午课后去踢踢球,没有什么训练。
    正式比赛到了,随着发令枪一声响,我在队伍中快速地冲在前面,很快就把所有人甩到后面。耳边听到我班同学拼命地给我喊“加油!加油!”,我忘乎所以用尽力气越跑越快,渐渐地我的腿开始不听使唤,抬腿的动作越来越吃力,像慢动作表演,脚下是空的,不知道迈克尔杰克逊的“太空漫步”一开始是不是这样练出来的。很快,后面的同学一个个超过我绝尘而去,我见大势已去,感觉这样“太空‘慢’步”经过主席台实在太丢自己和(2)班的脸,在还有几百米才到终点的地方停了下来。
    后来每当想起这次比赛,我内心就觉得羞愧懊悔,干嘛作死要报800米,我明明只是百米冲刺的选手?干嘛不坚持跑完,起码还可以自我安慰志在参与坚持到底永不言败?这个心结到了2008年的奥运会后终于解开了,起码我没有临阵退赛啊!亲爱的“盆友们”,你们不要对一个未成年要求太高了好嘛,哈哈。
    自由和散漫:宿舍生活
    我高一高二住的都是旧宿舍楼,一个房间4个水泥板铺位住8个人,住宿条件以现在标准来看是很艰苦的,最不便的是整栋宿舍楼没有卫生间,只在每一层楼的角落有小便池,上厕所得到宿舍楼侧面的一个独立的校内公厕。
    宿舍楼似乎只有一个听说比较严厉的宿管QIU老师管理,但QIU老师好像从未来过我们的宿舍,同学们都挺自觉的。东中的学习氛围好,宿舍的秩序也比较好。
    高一刚到学校时,大家都爱找自己县的老乡玩,彼此的客家话也比较接近。我住的宿舍同学4个丰顺,2个五华,1个大埔,1个梅县。我印象很深的是常在校园里遇见几个丰顺的同学走在一起。我高一的同床是丰顺的DU同学,他读书很勤奋,性格也谦和,对我非常友好。有一次语文考试后,他进来说有道阅读理解题只有我和班长做对了,夸我们绝顶聪明。高一遇到这个靠谱的同床我觉得很幸运;高二的时候我单独一张床;高三的时候,我又遇到另一个靠谱的同床LUO HAI LONG,他是我班第一名,考上了北大。我常常觉得自己是被老天眷顾的人,一路走来的人生路上经常幸运地遇到一些很好的同学、老师、朋友、领导、同事。
    那时没有手机电脑,内宿的同学之间交流还是比较多的,晚自习后或周末在宿舍里谈天说地是最多的事情,有时候会分享一下好看的书。我整个高中由于贪玩读书不多,但印象很深的是有一次同学拿来一本好看的小说书,我看得非常入迷,到了宿舍关灯后想借月光来看然而看不清,就找到我的小圆镜子靠反射月光来看,还是很吃力。兴趣是最好的老师,有趣的书对青少年的吸引力实在太大了!
    有时候熄灯以后,同宿舍的同学还是爱谈天说地很久,我有时会说一下他们“睡觉了别吵了”,现在想想那时心胸有点狭隘,不懂得有话好好说,但总的来说我是个比较随和跟大部分同学都很友好的人,有一些关系不错的同学。
    周末的晚上,有些同学吹起了笛子,有些同学吹起了口琴。我父亲年轻时唱歌吹口琴都很棒,我只遗传了一点唱歌的爱好,有时候我会在学校里无人的地方大声唱我初中学校教的歌来释放自己,看来我那时就爱怀旧。有时候我听到宿舍中传出的笛声,会想起几岁时熟悉的在父亲教书的学校听到过的笛声。
    那些用功的学生,白天是很少呆在宿舍里的,经常吃过饭就回教室了。我的高一同床DU同学勤奋且学习好,我记得他说过,中午休息就在课桌上趴一下就好了。
    我是比较常在吃饭后回到宿舍里的。我的装生活用品的木箱子靠着窗边放,所以我常常能理所当然地站在窗边望外面的风景。楼下的校道上,时不时有对面女生宿舍出来的女生走过,于是,一个最好年华的“骚年”用眼睛“偷拍”了许多最好年华的风景!
    也许是那个时候就养成了从高处望风景的习惯,我后来住的房子都是顶层或接近顶层。如今我住的地方也是顶层,能望到四周不远处的山景。
    自由和散漫:课余时间的校内生活
    1984年的中国,还是非常贫穷落后的。我高一上体育课穿的还是解放鞋,想买双运动鞋想了很久,好像到了高二才完成心愿。但是在那个时候,整个社会比较平均,利益冲突没有今天复杂,大家的权利意识也没有今天强烈,每家的孩子也多,学校和家长之间不会像现在这样互相“提防”得很要紧甚至要命,家长放心地把学生交给学校,也没有电话和微信QQ互相骚扰,通常情况下家长只有等到学期结束时收到学校的家庭报告才能了解到孩子的一些真实情况。
    八十年代的东中很自由,我觉得很大程度上是得益于家长和学校互相不设防。
    那时候的东中既有住宿生也有梅城的很多走读生,下课后进出学校大门是不受限制的。
    周末的时间,我们学生爱去哪里也是没有人管的,只要在晚上规定的时间回宿舍就行。当时好像宿舍楼也是没锁门的,你想要是锁门了,想上厕所“da”一下的同学该怎么办。
    住宿生的晚自习也比较自由,别的班情况我不清楚,反正我常常在晚自习时自由行动跑去看电视或去体育场练一下单双杠或去士多店买吃的,从来没有老师和同学来过问下什么情况。我到高三的时候,有时踢球到天黑后大汗淋漓又要洗澡,耽误了第一节的自习课,但是班主任老师也从未追问我去了哪里(我到高三时变得比较用功)。东中的学生大部分都很自觉学习,所以即使像我这样有些反常另类也没被关注到,还有个原因可能是我的学习也不是很差,平时又貌似老实,没有旷课没有打架生事等很出格的行为。
    那时学校的俱乐部有台电视,高一时我是那里的常客。来看电视的学生通常不多,所以总有我至少可以站的位置。我看过的印象最深的电视剧是山口百惠主演的,好像《血疑》和《命运》两部都看了;还有一部是《女奴伊佐拉》,那个主题曲的调子我现在也不会忘记。
    整个高中3年的课余时间,踢足球是我最大的乐趣。经常下午课后,我都要看看有谁去踢球,生怕自己去晚了没位置;有时即使班里没人去踢的时候,我也会跑到球场看人踢,有时正好对方缺人就会来邀我,有时我也会主动去问要不要加一个。
在住宿的同学里面我应该是在马蹄形球场呆最多时间的了,马蹄形球场一个人也可以对着墙踢着玩,所以有很多次整个球场就只是我一个人。
    自由是好事,但学习没有计划,也让缺少自制力的我变得过于散漫了。
    自由和散漫:上街;独自去“偷欢”,幸好没网吧
    上街,是很多内宿同学打发周末时间的一个主要节目。那时大部分同学家里寄的钱也就刚好够生活,还好街上也没有多少物质和娱乐诱惑,通常大家上街的目的是买书和生活用品。高一刚到校的时候,我和同床的丰顺老乡、隔壁班的CHEN同学两个人相约一起去逛街买生活用品之类的东西,我算是比较能走的人,但那天我脚走累了他却没一点感觉还要继续走,让我见识了高(铁)手(脚)在民间(在隔壁班)!高考时我得知他考上了军医大,他现在应该成了一名“铁脚医生”了吧。
    三年中的周末时间,我也经常是一个人去逛街,很多时候,我就是无所事事地边走边胡思乱想,然后在街边吃点东西就回来。还好那时没有网吧,否则我可能会打游戏上瘾。
    好像高二的时候,梅城有了一些录像室。有一次,一个老乡邀我一起去看“黄色”录像,整部片看下来,只有一个露了点胸的画面,现在的女明星很多都这样穿衣服了,一点都不稀奇,还不用咱花钱。年轻就是要买点教训?对吧。
    大学毕业以后直到现在,我一直不是很常参加社交,所以常常会有一个人独处的时光。读书那会儿,我有时会一个人跑到东山岌上看风景和思考,有一次还遇到(1)班的JIANGLONG同学,后来我们考上同一所大学,看来我们都是奔着“自由和无用”去的。现在我仍然会经常一个人走在风景秀丽的绕水库的山路上,这样能放空自己和安静地思考。
    教室里的光阴
    高一高二时,我们这个年级的教室在宪梓教学楼,高三则搬去新建的七十周年纪念大楼。老教室现在还保留着,七十周年纪念大楼则拆了。
    刚到东中时,首先感受到的是各个县的客家话有很大的不同,比如我的班主任DNEG老师在课堂上常常说到“女同学”字眼,我开始听着以为是“五同学”。
    东中不少老师特色鲜明,且不少老师有自己的口头禅。几何老师阙老师的“通通航把浪一大笸箩”经常被同学课后谈笑,同学们都很喜欢那些说话经常引人发笑的老师,听他们的课也很认真。这样的老师和学生的关系比较亲密,我记得下课后我们也会常常围着阙老师一起聊天。
    教过我的东中老师中,很多老师的口碑都是不错的;有一些特别走心的老师,就会被人长久想念。比如我们的物理老师徐燕玉,她看见我气色不对就会关切地问我有没哪里不舒服,我那时确实有一颗牙的牙龈发炎很久好不了,心里一直苦恼着,可见徐老师真的很细心很贴心。最近和一个当年因校队足球训练多而影响了学习的同学聊起来,他说徐老师是少有的暖心的老师,对学习好和差的学生都一视同仁。
    老师也是需要时间照顾家庭的,好些东中的老师就住在校园里面方便照顾家庭,于是也方便了师生之间进行更多的交流;而有些单身的老师,就有时间把心思更多用在教学上。比如教我们英语的刚从嘉师毕业的ZHOU老师,高二的时候还给英语差的同学额外补课,我也报了名给老师捧场,可是老师不收我,这就得怪我咯!我听老师的课太认真,所以英语达不到需要补习的标准。
    我们那时候的学生,是清一色的比较被动顺从的“乖”。那时的课堂,秩序良好,老师是绝对的主导者,同学被叫到了才会起来回答问题,没有老师提问然后大家举手发言的氛围。我听课还是比较认真的,偶尔也开下小差,暗地里搞些小动作。有一次我跟一个小ZHANG同学闹着玩,结果他大叫了一声,英语老师ZHOU女神看了我们一眼没说话,我内心忐忑了好久。
    教室是那些勤奋学生的最爱;每天从宿舍、饭堂、教室三点之间来回移动,是多数同学三年不变的基本路线。和我同班三年的HE同学就是其中一个勤奋的学子,而且我发现他好像有坚持早上起来跑步的习惯。后来他考上了一所军校,毕业后成了部队的一名领导,至今每次见他都是脸色红润。
    我在班级里面一直不是活跃分子,比较安静内向,基本上只爱跟坐在旁边的同学说话。但我高一班上的气氛倒是挺活跃的,女同学比较多,且她们特别爱大声说话,耳朵里面经常听到她们叫彼此的名字,所以虽然很多同学在高二分班后似乎就没再遇见过,30多年后第一次年级聚会时有些男同学的名字我也快忘了,但高一女同学的名字却一说就有印象。
    高一时的我正处于青春期,个子长得较快,内心可能也有些“蠢蠢欲动”的表现欲,看到同学们这么活跃,也想变得外向胆大一点。记得高一时有一次晚自习我在教室里一个人嗑瓜子,把瓜子壳扔到满地都是,邓福添班主任过来看见了让我把地上收拾好,他的语气态度是很温和的,没有一点批评的意思。其实我是有意鼓起勇气做点出格的事情,让自己脸皮变厚一点。
    班主任是非常关键的老师角色。现在想来,我应该很感谢高一的班主任邓老师,他从来都是和颜悦色的,我没有见他大发过脾气;他对我这种外表老实其实不太安分,常常不上晚自习不完成作业的学生有“不杀”之恩。尽管有同学说他上课眼睛老盯着美女同学,可我怎么就没注意到呢,敢情是你们这些骚年自己喜欢美女同学吧。噢,你们说老师的眼神是直的,我相信你们---不是弯的。
    邓老师教我们语文时,让我们经常写写日记;我坚持写了一段时间,日记就放在课桌底下。我从小学4年级开始就爱看报看杂志,一些文章的价值观深深烙印在我心里,比如一诺千金,比如不要去偷看他人信件和日记窥探他人隐私(年少时候的自我学习自我教育带来的影响是多么重要!),所以后来我发现有同学在偷看我的日记,心里很恼火但没有发作,然而我写日记的兴趣就戛然而止了。算了吧,不写就不写,反正我也没有蒋公那么多丰功伟绩要记下来。
    高一这段时光的记忆特别的深刻,可能是我刚刚踏入新的学校,又认识到各地来的“千姿百态”的新同学,新鲜、好奇、争强、得意、自我、自卑、冲动、不安、不羁、叛逆都是我在这一年内心世界的主要元素。
    高二分到(3)班,可能是理科班的缘故,且女同学少了很多,班里的气氛明显没那么活跃了,我自己的表现也非常平庸,在班里毫不起眼,我觉得整个高二是糊里糊涂浑浑噩噩的过来了。
    高二时我在学习上为数不多的亮点之一是,我自己去外文书店买了几本每页一半是英文一半是中文的小说来看,先只看英语部分,实在看不懂时才看下中文,虽然看得很慢,但是觉得故事很精彩很有意思,这样下来英语倒是进步了不少。
    有一次,我不知道在看什么内容的书本,一个老乡同学走过来看了看说,考试又不考这些你看来干什么,我回答他说"我读书不是为了考试"。看来那时候的我是有点小小觉悟的。
    东中的学生以学习为主,课余时间班集体活动不多,给我留下很深印象的是我在高一(2)班和在高三(3)班时的各一次晚会活动。高一(2)班的同学多才多艺,特别是女同学在教室里翩翩起舞歌声甜美,让我心里暗暗倾慕不已。(3)班的晚会上我唱了一首稍欠音准的歌《军港之夜》,晚会结束以后回宿舍的路上LING班长同学夸我唱的好听,他读书那时的很多举动细节都显示出情商较高。
    足球场上追风的少年
    东中老校区有一个能踢7人制比赛的马蹄形足球场和一个能踢11人制比赛的大运动场。
    80年代的东中有非常浓郁的足球文化,记得当时的东中初中部校队得了全国中学生幼苗杯、萌芽杯足球赛冠军。
    东中优越的球场条件和爱好足球的氛围,让自小贪玩的我很快迷上了足球。
    东中的校队球员水平很高,且他们也有比较多的正规训练,我有时看了他们的一两个训练动作,就会试着自己练习。我们班上有一个全校技术最好的校队中锋ZENGBIAO,我最喜欢看他比赛,每次校内比赛有他在就是信心保证。他的招牌训练动作是快速地在两脚之间来回“倒球”,我后来在玩足球时也常常喜欢练习这个动作。
    刚到东中的时候,我连把足球一脚踢到腾空离开地面的水平都没达到,到高三的时候,我已经够格和班里的球星同学们一起踢踢小场。当然他们的水平还是高很多,技术完全碾压我这种刚刚洗脚上田的“糙哥”;我最大的优势就是体力不错“跑不死”。后来我就读的大学足球水平较东中低,我就成了系队的主力左后卫,跟系队的同学们同心协力拿到一次校足球赛的冠军。
    东中培养的足球爱好,影响了我这一辈子。毕业工作以后,每周踢一两次足球、以及看足球比赛坚持了好多年。
    在东中锻炼了比较好的运动能力后,我在后来学游泳、羽毛球、篮球等其他运动时都比较快入门。
    我们的同学中有很多人踢足球和运动能力比我好,所以我说这个只是想告诉那些不爱运动的学生和不注重给孩子运动的家长,请他们改变一下观念和习惯。
    烛光里的道理
    过去和现在的学校,都喜欢给学生成绩排名次。好像我们那会儿对名次靠后的同学还是比较保护的。
    年轻的学子们共同的特点是涉世不深,接触的世界很小,眼见的主要是自己的同学,所以很容易被名次为导向的价值观左右,把自己的同学当成对手,最好希望同学都比自己差才好。
    当我们毕业参加工作以后,才知道社会有了另外一个评价标准,当初谁考第一和出来社会的成就一点关系都没有。所以当我女儿读书的时候,我就爱跟家长们分享以下的道理。
    “下棋找高手”,周围的同学优秀了,对自己进步是更有好处的;如果你周围都是不值得你学习的对象,那么你的进步就比较慢。所以,名次差的同学不要太关注名次而影响到心情,而是要盯着自己如何进步,懂得“以我为主”,也懂得向优秀者学习;学习好的同学,也要帮助落后的同学。
    我高中的时候,学校有时停电,然后教室里大家都点燃自己的蜡烛,每个人的烛光在照亮自己的时候也照亮了别人,人人的烛光都和大家分享,整个教室就亮堂堂了。这个故事启示我们,一个好的集体,大家都积极向上,互相激励,懂得分享,就能迸发出超常的能量。
    同学最终是队友而不是对手,要把消极的竞争观念转变为积极的你追我赶的互相激励的观念。
    收到母亲来信的温馨时刻
    高中3年,最开心的事情就是收到母亲来信或汇款。我跟母亲之间通过不少信,给我的舅舅也写过一些,可惜现在都没有保存下来。我父亲在我初二那时就过世了,所以我读高中期间,舅舅给我寄过很多次生活费用,母亲也教我要经常写信感恩舅舅。后来我上大学后,也写过好多封信给考上东中的小的弟弟,跟他讲要多跟优秀的同学交往、多向同学学习、多参加体育锻炼等道理,弟弟告诉我他拿了我的信给同学看,同学觉得很受益。
    现代通信变得如此便利,这个时代的年轻人已难于有机会体会到我们那个年代正是由于慢而需要通过时间酝酿出来的一些美好情感。
    如今手机、电脑网络传播碎片化的信息过多,青少年如果自控能力差沉迷其中,会不利于静心思考学习,所以我觉得女儿高中3年学校禁止学生携带手机到校还是挺有道理的举措。
    难忘的恩师潘先生
    潘朝芳先生是我高一时候的数学老师,是我就读于东中期间唯一批评过我的老师。他潜心教学,真心爱护每位学生,是春蚕到死丝方尽的典型代表。好几个学生都写过怀念他的文章,可是我留给老师的印象却是不太好的。
    高一的时候,我喜欢看电视、踢足球、逛街占用了大量的时间,所以就经常没有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学习时好时坏。我初中的数学基础是挺好的,所以即使不是很用功,数学倒也不是很差。
    有一次年级要进行一次人人参与的数学竞赛测试,在正式测试前先有一次模拟测试,我出人意料得了班里第一;可是到正式测试的时候,我却考得很糟糕。随后的数学课堂上,潘先生特意把我叫到黑板上做题,我没有做出来,那段时间正好没有写作业。等我回到座位上时,潘先生在班里批评我说“你是个聪明的学生,可是学习态度不够端正。”其后有一次,我在校园里单独遇见潘先,他又一次告诫我要端正学习的态度。可能我那时还是有些贪玩和叛逆,并没有把潘先生的批评太放心上。
    高二分班的时候,潘先生担任(1)班的班主任,他是公认的严格负责有水平的老师,很多学生都愿意到他的班级。我没有分到(1)班,心里曾暗暗想过,潘先生肯定不会要我这样的学生的,搞不好带坏其他同学。
    高二以后,潘先生不教我的数学,我们见面就很少了,留在印象中的画面是有一次他班里的有个学生犯了错误,他领着学生走在校道上边走边低声说着什么。
    我在后来的读书和工作经历中,吃了苦头以后,开始真正懂得踏实做人的道理,有时就会想起潘先生对我的好,想着有一天见到他一定好好致谢。可是,老师没等到我的面谢就驾鹤仙逝,唯一还能告慰老师的是---老师啊,您的话我听进去了!
    我,以及很多男同学,和女同学之间的故事
    没有故事!没有故事!没有故事!
    这算重要的事情吗?确实是!
    在那个还很封闭保守的年代,男女同学难得能说上一句话;特别是从农村来的男同学,在面对女生时更加不知所措。我记得整个高中唯一和女同学的一次对话,就是和从同一所初中考上来的LI同学在学校迎面相遇,我打了声招呼然后迅速离开。后来我到大学听到赵传的歌《我是一只小小鸟》的歌词“外表冷漠,内心狂热”,那说的不也是我吗?
    其实,很多男同学跟我一样,在高中3年没有和女生说过什么话,“油腻”的老同学,你们现在对“虚度光阴”、“暴殄天物”是不是有了新的理解,哈哈。
    高中3年,我记得所在班级只有高一的时候有组织过一次出游,我的同床DU同学通知了我,可是我因故没有参加;后来听他回来说起大家玩得很开心,还有骑单车的女同学,所以让我至今有些小小遗憾,这本来是最接近“故事”的一次机会。你们知道我有时也很会照顾人的,特别是照顾跟我不同性别的同学。英雄没有用武之地,都是“骚年”太缺少机会。嘿嘿。
    今天这个时代人的观念已经发生了巨变,“男女授受不亲”已被抛离得越来越远了,我们的孩子一代,似乎发生了两极分化----有的在父母的言传身教下还是坚持一些比较传统的理念和行为方式;有的则在社会环境的巨大冲击下走到了一个极端。
    曾经我不懂我的心
    上高中后,直到大学毕业,我每一次离开一个地方,特别是离开母亲,就会有些怅然若失的感觉,于是我每次都会把自己住过的房间好好地整理好才离开,似乎这样能减少一些内心的不安。
    以前交通不发达,经常一个学期才回一次家,所以每次离家,老妈也是很隆重的样子,有次她往我的包里塞了葱和蒜,寓意聪明和会算。这种心理暗示对年少的人还是挺有些用的。
    我在初中的时候有一阵很喜欢种些小花,同学之间会互相赠送一些花苗,观察花草生长的过程是非常令人愉悦的。在东中的时候,有次放长假时我看到校园里新种了很多小的菊花,就问花匠挖了一小颗带回家种。因为我妈的名字里面有一个菊字,我这样做也是求一种心理安慰。
    内心不安的这种情况,直到我工作以后就渐渐没有了。我想是因为我工作以后,经济独立后人格就独立了,心里有了一切尽在掌握的感觉。在我后来的人生经历中,遇到过不少危机时刻,都能急中生智冷静应对化险为夷,于是对自己有了更多信心。
    懂得自觉学习自我教育的学生才是好学生!
    高二期末考试,我的化学和物理科一门是60多分,一门是50多分。还有一年就要高考,我觉得不能再这样无动于衷下去了。
    暑假里,我制定了自己的学习计划,每天吃过饭就走路一公里来到无人打扰的自家的老房子里看书做题。
    为了让自己意志更加坚定,我把报纸上看到的不少能激励人的文章剪下来贴在一个我爸爸用过的还剩不少空白的笔记本上。当时姐姐觉得我浪费本子还跟老妈报告这事,老妈也觉得我不务正业。我解释说如果抄写到笔记本上,既浪费了时间,阅读效果还不如印刷的好。正好比我高一届的已考了大学的师兄来看我,他对我的做法表示肯定,他的意见帮我减轻了一点压力。后来上了高三,我经常隔几天就把这些文章翻出来看看,让自己时时保持奋斗的激情。
    非常幸运的是,在我开始“洗心革面”准备“东山再起”的时候,我们(3)班在高三迎来了华师毕业才一年的年轻有朝气的罗老师当班主任。罗老师当年意气风发的样子让人难于忘记,我每次都认真听他滔滔不绝地作指导,他说的有些方法比如深呼吸缓解疲劳、比如少洗衣服节省时间的方法至今我有时都还在用。在他带领下,我们的班风焕然一新,高考时全班取得不错的成绩。
    高三的第一个学期结束时,我的成绩已经迅速上升到班里的第五名。其实名次都是同学跑来告诉我的,我自己平时只关注按计划学习。
    高考前的二十多天,我跟罗老师请假回老家,老师满口答应了我的要求。感谢老师那么好说话!
    最终高考时,我很顺利地考上了第一志愿填报的大学。虽然我语文和数学这两科强项都“瓦特了”,但其他科目发挥很好。
    现在我可以简要总结我的高中3年:高一高二,自由和无用;高三,自律和有效。
    我觉得,无论是学习还是工作还是做人,我们都该坚持这样的理念:做好自己的事情,其他就顺其自然。
    平凡的世界里有你有我
    高三第二学期的时候,我妈妈给了我多一些生活费,于是我花了十多元买了一台带耳机的小收音机,那种激动开心兴奋的心情估计跟现在不惜卖shen换新苹果手机的人是一样的。
    小收音机令我爱不释手,我带上耳机上厕所也听;晚上睡觉也听,开始几个晚上听着听着很快就累了睡着了,后来就越听越清醒。
    有一天中午我偶然听到了《平凡的世界》广播剧,顿时被感人的故事和成熟温和的播音迷住了,于是每天中午必定准时收听,听得如痴如醉。
    好的作品是经得起时间考验的,至今仍有不少人喜欢这部经典的广播剧作品和原著。
    在我成长中的关键节点上,机缘巧合遇到这样一部好作品,其人文精神必定潜移默化地种在我的心里,影响着我的人生价值观。
    其实,在这个平凡的我们组成的世界里,有千万个你和我,正过着平凡的日子而不屈不挠地为美好的平凡世界努力奋斗。   
 

87届 李朝晖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        

上一篇:最纯最美师生情
下一篇:最后一页
  电话:+86-0753-2222890
传真:+86-0753-2178510
地址:广东省梅州市梅江区学海路8号
http://www.dsms.info/
                
东山中学智慧校园平台
版权所有:广东梅县东山中学 技术支持:泰鸿科技 ICP备案编号:粤ICP备1104675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