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你的位置: 首页 > 校友会 > 校友文集 > 木棉花开
木棉花开
2017-11-19 16:16:10   来源:校友会    点击:
分享到:   
    东中给我最深的记忆,一是大门口的叶帅铜像,二是每年三、四月满校园盛开的木棉花。喜欢木棉树,除了因为课文读过的英雄树的影响外,木棉花开时绿叶很少、一片橙红,感觉很是漂亮且精神抖擞,特别让我喜欢。
    如今的工作单位也有两株木棉树,每到花开时节,总是勾起我的回忆,仿佛我又快步走在东中的校园里,匆匆去教室,匆匆回宿舍,匆匆赶往食堂的路上。
    一、同舍的你
    高中三年同过宿舍的有焕涛、世杰、胜宏、振康、贵常、锦志、远城、宇文、浩轩、杨亮。
    当中焕涛是学霸,我们当中成绩他最好,也最刻苦,自律性很强。除了吃饭,回到宿舍他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看书或做题,有时候还喜欢把题目念出来,边自言自语边思考。他还有一个很变态的爱好就是喜欢压腿,一只脚高高搭在双层鹿架床的梯子上,压完一只换另一只脚,每天要搞上近半个钟,在压腿的同时嘴里念念有词或记单词或背历史背政治。我当时不明白压腿有什么作用,他说是拉拉筋有增高作用,哈哈。他这个爱好一直坚持了三年,从这里可以了看出焕涛是一个极自律有毅力的人。现在看来,每个成功的人都是有其特质的,如今焕涛的企业做的很成功,跟当年这种严格的自律意识、坚强毅力有大关系吧。
    胜宏在宿舍里算大嗓门,是个喜欢热闹也热心的人,有个外号叫“沙包”,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取的了,他性格很开朗,经常挨焕涛和远城训话,不过他不生气。世杰比较有个性,会吹口琴,苦闷的时候会坐在床上吹,吹的很悠扬,但神情有些严肃,不知道在遐想什么。他晚上没那么早睡,有时候在宿舍里点蜡烛看书,高三有一度时期疯狂念叨一个女生。
    贵常我们叫他廖记,浓眉大眼,脾气很好,我们经常在一起打篮球。
    锦志叫阿志古,脾气也很好,不喜欢运动,喜欢打拖拉机,高二时他是老朱(震平)床上的“天王”集会常客。
    远城当时皮肤很白,也是浓眉大眼,英俊小生一个,我们宿舍人叫他该汤(鸡汤),也不知道怎么叫来的了,大概意思可能是恨不得想把他当鸡烫(宰)来吃了,在宿舍里经常点评他喜欢的女生,其实他挺帅的,应该也有女生在宿舍里议论他吧。
    振康和宇文都属于不怎么吭声的,尤其是振康,有时候我们一个星期也听不到他说一句话。浩轩不用说了,我们是堂兄弟。
    杨亮跟我同个镇,高三时过来跟我们一起读书,睡在我下铺,打篮球时很自信。
    二、大水池和澡霸
    高一宿舍中间有个蓄水池,下午放学后很多人都在蓄水池边洗澡,夏天天气热,直接提一桶水从头浇下来,一股凉意从心头升起,酸爽的很。这就造就了另一个景像,每天下午放学后,一群穿着裤衩的男人围在水池边,在身上打肥皂搓起一堆又一堆泡泡,此起彼伏的从头往身上浇水,地上溅起朵朵水花。
    彼时,宿管阿姨有个女儿,她叫珊妹,放学后回宿舍避免不了这尴尬,总要看到一群只穿裤衩的男孩。记得有一些调皮的同学到水池边洗澡时,会不忘说上一句,“珊妹,好出来咧”。
    夏天这里洗还好,冬天可冷了,有些人还是不怕冷,还在这里洗。而我怕冷,要洗热水,就得跑到澡堂去洗。刚入学时听说过东中有一些高年级同学会欺负低年年级的同学。
    有次天气很冷,我拿着水桶到澡堂排队,好不容易轮到我了,我刚把水桶放到水龙头下,突然飞来一只脚,把我的水桶踢开,接着用另外一只脚把他自己的桶推进去,然后面露凶光的上下瞄了我几眼,看我和其他排队的没什么反应,就手攫一点热水到头上,背对着我们裸着上身开始洗头,我也只好等他装完再装水。那时我个头又小,性格又内向,突然伸腿踢我桶时都被吓一跳,哪敢回应,好在这种事情只遇到过一次。后来知道那人在高三,还知道此人3000米很牛,好像学习也很不错,只能权当彼师兄学习时间紧让他一下以自我安慰了。
 

    三、球场、街霸和电影
    球场、街霸和电影本身并没什么联系,但它们各自释放了我们高中学习、住宿生活的压力,所以我把它们扯在一起。
    上高中之前,我没踢过球。焕涛、胜宏、水林、国华、远城、黄颂、阿标、君城等人喜欢踢,各个宿舍的足球狂热者经常在星期六早上6点多就起床去霸占马蹄型球场踢球。我也经常跟着他们去,总算给自己打了点足球基础。如果是下雨天,更兴奋,那时候马蹄形球场还有点草,我们在泥泞的马蹄型球场尽情的各种飞铲、鱼跃头球,找各种机会往泥水里躺着。一直踢到9、10点,然后各自回宿舍洗澡吃饭继续睡大觉,同宿舍只有一个踢完球吃完饭后能马上进入学习状态的,就是唤涛。
    高三时星期中间我比较常打篮球,丘生钟生有时在下午第二节课下课后会叫大家下去运动一下,舒缓下高度紧张的神经。廖记、正能、浪水、杨亮和我是篮球场的常客,几乎每天都忍不住要去打一会,打完球、洗完澡到状元桥小店吃饭,经常要折腾到6:30左右才能赶往教室上晚自习,太浪费时间了。
    街霸(应该是拳皇)是游戏,在东山桥底下有个游戏机室,记不清是跟谁一起在那里打过多少次街霸了。
    说到电影,电影的内容倒没什么值得回忆的,也记不起来了。让我记忆深刻的是看电影后回宿舍的心惊胆战。高一、高二时住的是围合式宿舍。有次心血来潮,跟着阿志古、杰古、金亮等人去看电影,回来已是深夜,宿舍唯一进出口早就关上了。 
    大家一商量,觉得可以从较矮的厕所后面爬进去,说爬就爬,我们很快摸到了厕所后面。看到那有些苔藓草绿但笔直的墙,不知道他们起什么感受,我是充满了恐惧,担心万一不小心摔下来怎么跟父母交待?来不及让我多想,有人已经攀上第一个平台(是厕所屋顶),我个子矮,只能在他们帮助下爬上去。虽然有他们帮忙让我双手先抓到平台边缘,但下面双腿是悬空不着地的,我两只手肘拼命往下压,两腿膝盖拱了下墙壁,借助瞬间向上的惯性,让一只脚先攀上水泥平台,爬上第一个平台,后面就容易多了。下去的时候好在有铁水管,也能找到一些落脚点,大家不时相互提醒小心点,都安全回到了宿舍。当跳落地面时,回头看刚刚翻过的厕所,发现一点都不矮,心里那个后怕啊。我说这个经历惊心动魄,主要是因为我个头相对比较矮小,翻墙难度远高过他们几个,所以心里怕的很,自经历了这次后,我再也不敢晚上去看电影了。
    现在回想起这有些颓废的时光,有点明白了“人生太贵,白白浪费”的感觉。
    四、老师
    能在粤东著名的学府东山中学读书,得感谢丘(冉生)生。当年我是我们县录取名单中的最后一名,那年中考我考了624分,在我们县好像排名14还是15,起初拟录取名单上没有我的名字,当时带我们这届的丘生刚好看到名单,发现名单前面还有个类似我名字的人,猜想我们是不是两兄弟,如果一个被录取一个没被录取,一悲一喜,这场景该多不协调,他心一软,建议当时负责录取的人,把我也录进来吧,于是我们都收到了东山中学的录取通知书。钟生带我们高一时,应该是刚刚大学毕业,脸蛋粉嫩粉嫩的,上课的时候脸更红扑扑的,脾气好的很,从来没有批评过我们,带我们直至毕业。(感恩所有教过我的老师,别的同学有写,这里就不再一一表达谢意了)
    东中毫无疑问是一个比较高的平台,如大家所说,进入这里,意味着一条腿已经迈进大学的校园。但即便都读了大学,每个人性格、能力、努力奋斗程度、甚至大学名气的不尽相同,毕业后的发展也不尽相同,有的人成功如我们镇上赖国传师兄,可以收购一支英超球队,可以捐建100周年纪念大楼,也有人平凡如我,只是一名很普通的人。但毫无疑问,东中这个平台让我从农村进入了城市,远离了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虽然毕业后的人生发展一般,但也许对于个体的我来说,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了。所以,感谢东山中学,感谢我的母校!
    最后,还是以木棉花结束,希望在未来的某一天,在木棉花开的时节,我再次走在东山中学校园里,仰头看看那成片的火红木棉花,希望母校发展如木棉树一般高大挺拔、蒸蒸日上。

97届1班 陈禄轩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        

上一篇:记忆中的美好同窗
下一篇: 琐忆高中女生宿舍
  电话:+86-0753-2222890
传真:+86-0753-2178510
地址:广东省梅州市梅江区学海路8号
http://www.dsms.info/
                
东山中学智慧校园平台
版权所有:广东梅县东山中学 技术支持:泰鸿科技 ICP备案编号:粤ICP备11046755号-1